段貞夙  老師 (Susan)

 
Think 聞思札記
 

* New!《玩具總動員4》的自我定義與覺醒       
Self-Definition and Awakening in "Toy Story 4"
2019.07
* 「善待」童年 
Be Kind to Childhood 
2018.10
* 歐蘭朵FB粉絲專頁開張囉! 
Orland FB Fan Page Was Created! 
2018.7
* 但願無有遺憾
Wish There Is No Regret 
2018.7
* 宇宙之愛---能量的共振
The Love of Universe---The Energy Resonance 2018.4
* 南臺灣的一天 
The Day in the Southern Taiwan 
2017.7
* 找出潛意識裡的 Bug
Finding out the Bug in the Sub-consciousness 
2017.7
* 一直拍照、走路、發呆或頑皮的慢遊 
Taking Pictures, Walking, Dazing or Naughty in Tour 
2017.2
* 森林之旅
Forest, I Am Coming! 
2017.2
*  一年了---久違!好久沒放文章  2017.1
* 春天午後河濱 2016.4
* 上<史記>第一堂課後的隨想 2016.3
* 利他之行 2016.2
* 外境是內心的反射 2015.12.30
* 回到自由的靈魂 2015.7.14
* 河的前世今生 2015.7.14
* 靜止中的無限 2015.7.15
* 與大自然共存 2015.7.15
* 生活就像一粒粒葡萄
* 幻覺中的奮力---電影「啟動原始碼」「 全面啟動」
* 印度光影拼圖---電影「貧民百萬富翁」
* 動物書1---<重逢在世界的盡頭>
* 動物書2---<永遠的信天翁>
* 重返大海之謎---「水中蛟龍」展覽
* 藝術界裡的佛洛伊德---安迪沃荷作品展

 
 

* 上<史記>第一堂課後的隨想 2016.3

今天我終於來到了<史記>的第一堂課課堂。

那是我打從十八歲時就想聽的課,無奈當時本科系的課已經很重,時光一晃竟這麼久了,今年偶然知道呂教授講此課,毫不猶豫決定這半年每周三下午要來上。

除了心靈領域,其實我對很多東西都很感興趣,從大自然的樹、動物,到表演、影像、音樂,在校園裡學習時,我就很不按牌理出牌,以前念書的時候,通識教育課程才剛出現,並非主流,但我當時就覺得學習有興趣的東西,是學習的先天要件,所以,我自己去旁聽或選修歷史的、哲學的,法律等他系的課程,學姐曾指責我不務正業,而且因為我所學的好像都跟會賺錢的東西沒關聯,所以,我在系上幾乎沒甚麼真的能聊的朋友,像個自閉的獨行俠。在我的想法裡,人終是要為自己負責,人要為自己選擇與決定並承擔,而非只是跟著大浪一窩蜂,更不該只是為了成為別人眼中的甚麼而去做自己根本沒興趣的事情。
今天坐在<史記>的課堂,很多往事片段瞬間自動剪接浮現。

我對歷史的興趣,是來自想了解過去時代裡,人們面對的環境及衍生出來應對的思想。我不是歷史科班出身,沒資格在這裡談歷史。但每回讀到古人特別是春秋戰國秦漢時期的當時所謂諸子百家,總是欣羨有餘。今天,讀了太史公自序裡的論六家(陰陽、儒、墨、名、法、道德)  ,下課後我想著,今天是個資訊大爆炸的時代,說好聽是豐富,說難聽,其實是零碎與短淺。資訊是沒經過整理、反芻以至於沒有結構脈絡的東西,零碎猶如拼圖的其中幾片,使人無法看懂全貌的,人們如瞎子摸象,換來的是各說各話的傲慢。資訊是種快速即時產出的未完成品直接上市,短淺宛如要一分鐘嚐完一百種食物,味蕾還來不及把酸甜苦辣傳到大腦,就得迎接下一個,換來的是比快的譁眾。
我並非完全否定網路時代,例如,現在會來找我的人,也是看網站來的。我平時也會運用網路搜尋查找資料。
只是我在此想說的是,當人們無自覺地一味追逐零碎短淺資訊,換來的將是傲慢與譁眾,如今充斥在網路與各種社群軟體裡的網路霸凌,就是一種普遍為人所知的傲慢與譁眾的產物, 在網路的世界裡,尊重與禮貌彷彿已是上古時代不符時代所需的傳說,網路社群裡的成員,都隱形在一個個假名裡,在社群軟體的舞台上,競相以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譁眾方式恣情地表演,以掠取觀眾的轉發或按讚。
在這一點上,其實我是悲觀的,態度只能是消極地繼續做一個,沒有臉書等社群軟體的古人。
(曾經很多年前,我經營過一陣子個人的部落格,本來只是寫寫想法文字,但是當時我發現自己竟會流連於上頭的閱讀人次等等,驚覺到心會隨之起伏,我是個沒啥修為道行的初學者,覺得這樣會長養那些虛幻的慾望,實在不是好事,所以我就關了部落格。
歐蘭朵網站,是為了接引有心靈困境的有緣人,不得不設,我也就在這上頭,闢了個聞思札記稍稍分享些心得,但誰看了,我不知道,也不必知道。猶如天空的雲來雲去,天空還是天空。)


總之,歷史證明,任何時代的救贖或新生,必定來自這個社會或國家有足夠深厚的思想(完整、有脈絡、邏輯),而零碎與短淺的土壤,是長不出思想的大樹。 至於作為一個個體,其實只要靜下來,讀透自己的心、常常修理修理自己,勘破身邊的一花一葉乃至日出月落,也能沉澱出澄明的了悟,釋迦牟尼佛、老子、莊子,不都是如此嗎?

 

▲ Go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