潛意識裡來自原生家庭的制約與影響

讓人生重新開機

Sapling

認識我的人一定會覺得不可思議,我怎麼會接下段老師說寫篇潛意識諮詢的心得文章分享,這樣的邀約?講好聽一點,我是一個超級注重隱私的人,講難聽一點,我是一個不讓我圈圈以外的人看到我弱點的人。要是以前的我一定冷冷拒絕,不然就是耍賴擺爛。好巧不巧我剛看完Michale Singer 的臣服實驗,深受啟發,決定將自己的好惡擺在一旁,接受這生命帶來的小功課。Funny thing, 在聽到老師的邀約時,我其實是驚訝多於抗拒。這樣是不是代表我稍有進步,不再在意別人想法?LOL

When the sudent is ready, the teacher appears. 和老師結緣的經過也是特別奇妙。當時的我剛回台幾個月,在旅居國外將近10年後再度和原生家庭朝夕相處,把我這兩三年自以為是的修行打回原形。“If you think you are so enlightened, go and spend a week with your parents.” 我發現雖然我意識到我的原生家庭(最主要是媽媽)對我的制約,也想要原諒和解。但,其實我原諒和解的前提是要她改變,要她變成我理想中的媽媽。當然,事情絕對沒有這麼簡單,在幾次衝突後,不想再受傷的我決定放棄彼此的關係,就當個最熟悉的陌生人吧!然而,人生哪容我逃避?在家的時間變得更加痛苦尷尬,就是要逼我出來面對!在這個背景下,因緣際會得知段老師的潛意識諮詢,從來沒有想過要做心理諮詢的我,不知怎麼的就被吸了過來,隔週就約了老師做諮詢。(後來老師笑說,她是我向宇宙call 來的)

原生家庭是我的痛點,所以潛意識處理也自然著重在這一塊。我覺得段老師的潛意識處理來得正是時候。之前我有做過一些能量療癒,幫我做過治療的朋友都說我的心有很深很深的洞,甚至有一個朋友說他看到我的內在小孩把自己關起來。在老師的引導下,我在潛意識中,清楚體會到這些創傷是怎麼形成的,癥結點在哪,這些過去的事件如何形塑我的自我價值與人生觀。請注意,這裡我用「體會」 兩字,是因為在潛意識處理中,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當時的痛苦,感受的同時,在老師創造的安全場域(safe space)裡盡情宣洩長久壓抑的情感,其實療癒也就開始了。

之後在老師帶領下,我體驗到來自宇宙生命純粹的愛,這份愛其實同時也存在我的父母心裡,只是他們心有餘而力不足。老師更以大自然為師,讓我體會到生命與愛的真諦。

我的心情開始愈來愈穩定舒坦。潛意識處理週期完成後。我決定繼續跟老師每個月上一次兩小時的個人課,當作定期維修。有次,在前世回溯時瞭解到這一世的課題是「勇敢前進, 為自己的人生負責, 不要將失敗怪罪別人」, 在療癒進行一個段落後, 我決定繼多年後,再次挑戰汽車考照(這是有個典故的,我的母親是個self identified 機械白痴, 當我第一次考照失敗時我安慰自己這應該是遺傳吧,以及告訴自己,沒關係,我是個城市小孩,根本不需要開車, 就這樣我沒有去參加補考。)奇怪的是,在駕訓班上課時,我是個不聽話的學生,課本也是有讀沒有進去。某次諮詢時,我很疑惑地問段老師,我明明很想考到駕照,為什麼教練要我們做筆記時,我非常抗拒?也靜不下心讀筆試課本?在老師帶領下,才發現,原來,話聽不進去或反骨不照做, 是因為聽教練的話,在我潛意識裡認為,這樣彷彿我很無能、很笨,我只為了要保護自尊心,結果造成反抗去做到自己其實想做的事,然而想想,若是因為這樣而沒有考上,不就還真的證明我很無能了嗎?因為老師這番引導,我帶著這樣的覺知再去駕訓班上課複習,如果不熟,我就多練幾次,1000題筆試考古題我也耐心做完,複習錯的部分。雖然最後我道考沒過,但是我筆試滿分, 場內考試也沒有失誤,而第二次道考我也很順利的零失誤過關,並且拿到了駕照。

當然,人生的課題不是這麼簡單的。要在日常生活中,活出這份快樂與自在才不枉走這趟,對吧!我很感謝老師每次諮詢都會幫我總結當日金句,讓我可以回去後,時時觀照自我提醒。當我心中最關鍵的糾結,開始鬆動後,很多延伸出來的問題,一旦處理起來也事半功倍。後來我們又陸續處理了我和父親的關係,這一世的人生課題 ( 透過前世回溯….這邊我一定要說老師的金句實在是太一針見血了,讓我想逃避都不行,哈哈!)以及兩性關係等。很多東西我還在學習與改變,但是我很明顯地感受到這幾個月我活得比較自在。很感謝段老師,希望以後能參加老師在教室開設的團體課。如果你看到這篇文章而覺得有幫助的話,也是個善緣呢。:)

段老師的話

我曾經看過這樣的話,童年有創傷的人,將花一輩子的時間去療癒創傷。 我的看法是,其實世上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有待學習的課題,而人之所以成為了父母,只是證明其生理上成熟了,並沒說心靈足夠成熟的人,才有資格當父母,因此所謂還在學習道路上的父母,在教養孩子的過程裡,想當然一定屢屢不自覺的帶給孩子有形或無形的壓力,甚至導致在愛或自信上的挫敗,這些累積久了,成為所謂的創傷,即使不到創傷的程度,但也會成為某種在想法知見、情感、表達上的模式,我們就在不自覺之下,受這些模式的制約與影響。甚至即使遇見了心靈成熟度夠高的父母,但如果這個孩子就是有屬於他自己靈識上仍未完成或待學習的課題,也一樣會在其成長過程中,被引動出來,例如父母很開明,鼓勵每個孩子展現及表達自己,但是某個孩子因為過去世就有著缺乏自信的課題,於是小小年紀,在兄弟姐妹間,也會自己心生恐懼,不自覺的在自己心中比較著姐姐比較會唱歌、妹妹比較會說故事,我甚麼都不會…。

Sapling 因為父母工作忙碌,幼年時常感受不到親密的關愛,無形中,在情感上缺少了信任,造就了她對愛的不安全感與渴望,這種影響,在個案身上我們會看到,它有時不只影響了人際關係,也會表現在學校、職場中,容易感受到競爭的壓力,彷彿有種不自覺的驅策力,逼使自己一定要表現優異,但它往往也帶來了過度的自我要求,及隨之而來的焦慮與緊張。所以在潛意識處理週期裡,當我處理了她從童年開始,在父母那裡的愛的匱乏創傷之後,再處理她的職場挫敗、人際情感壓力,便自然地,水到渠成了。

童年,是我們美好的養成土壤,但也往往是我們生命模式的形成起點,回溯童年,確實是我長年在對個案做潛意識處理時,很重要的基礎環節,當我協助個案,將童年創傷療癒後,並使個案們學習到正面的模式,他們的人生彷彿就得以重新開機,迎向光明。可愛又聰慧的Sapling,就是又再一次證明這一點的個案朋友。


商品己加入詢價車

Faded Short Sleeve T-shirts

潛意識裡來自原生家庭的制約與影響

讓人生重新開機

Copyright© 2022 歐蘭朵身心靈諮詢室 All rights reserved.